課程諮詢 反詐騙申明

外交特考專區


» 贏家分享

周OO-107年外交領事人員-英文組


感謝老師的話
國際法是一門內容十分浩瀚的學科。看看坊間所有教科書的厚度,國際法的教科書是唯一能夠當枕頭睡的大部頭讀物。老師將國際法的精華,濃縮成幾本可以蓋泡麵、又不會壓垮紙碗的精簡講義,這就是所謂「功力」的展現。

另外我要感謝國際傳播老師。國際傳播是一門讓人捉摸不定的學科,因為出題方向可以偏重廣義的「政治社會學」、「國際的傳播政治」諸如此類有批判性的理論;也可以實用如「公眾外交」、「媒體公關」等等不具批判性的內容。老師以最生動有趣,精闢準確的方式掌握學科的精隨。深得我心。
選擇TKB的理由
選擇TKB的理由之一是由往年的成績來看,顯然TKB的輔考戰績最佳。因為績效佳,好的學生就多,彼此能提早得到切磋學習的機會,資源匯集益顯豐富,然後成績又更進步。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

之二是百官網門市人員的服務態度非常親切。我是一個與學校脫節已久的考生,同學我一個都不認識,而備試的過程忙碌又孤獨。很感謝百官的員工把我們當成朋友一樣關心,每一次到門市去拿稿紙,都不忘詢問我們的學習狀況、生活飲食等等。準備考試的日子,不覺得孤獨。
考試準備要領
我覺得自己頗能分享這個題目,並非因為今天榜上有名,恰恰相反:我其實是個考場常敗軍。我大學聯考曾經失常慘敗,考研究所落榜兩次(一次應屆,一次退伍前)。於是悟出了一點道理。

(1)分清楚「備試」與「做學問」不同;「考公職」又與「考研究所」不一樣

學問如醇酒般迷人。我們時常在讀書的時候對某個主題感到興趣,便一頭栽了進去,鑽牛角尖地找資料、深入研究等等。這本來無可厚非,但是,對一個準備公職考試的人來說,一切時間與精力的分配,必須合於「理性」。

你只能根據考試的配分、加權、自己實力的現況等等,來決定時間與資源的應用,而不是只讀自己喜歡的,甚至栽下去研究一個偏門的問題。

(2)考試是「吸收」加上「輸出」,兩件事的加總

每一年不免都有大家公認實力堅強,卻與金榜失之交臂的同學。他們也許非常用功,甚至懂的比考上的同學還要多,為何無法得到文曲星的青睞呢?

其實,不管你多麼優秀,懂得多少,有一點是齊頭式公平的:在國考,你只是一個准考證號碼。閱卷委員只能透過你在兩個小時內寫下的六頁至八頁的文字來瞭解你!考試就是這麼一回事。即使你才氣縱橫,如果寫的架構不好,寫得不清楚,甚至字跡太潦草,最後都是白搭。

備試以來,除了「吸收面」的苦讀之外,我還經常思索如何在「輸出面」下功夫。我發現自己的筆跡偏重,因此,我甚至換掉自己用慣了十幾年的原子筆品牌,改用另一個比較細緻,不會讓整張卷子看起來烏壓壓的原子筆。

我的字很醜,而很不幸,天生字醜這回事兒不是短時間可以改善的。所以,我在答題的「架構、分段」下功夫來彌補。我試圖以總體結構的工整,補救我個體字跡的不整。

再來是考試的答案卷格式,譬如說外特是線上閱卷,格式大小跟平常班上練習的稿紙不一樣。我在上場前已經算清楚自己平均一面就是165~170個英文字。真正上場時,遇到要求我寫一篇400字或500字的短文,便能援筆立就,大概知道要寫到哪一頁的哪裡,讓文氣行雲流水。若是我一邊寫一邊數字數,必然壞了文氣。(而且還是外文的文氣)
(3)閱卷老師給你的申論題成績,有時不可理喻

說真的,直到上榜的現在,我仍有去複查某個考科的衝動。國際法我有一定的自信與掌握,考完出來以後,我自己翻書對了答案,對我自己申論題的作答十分滿意,哪知該科的閱卷老師卻給了一個足以直接落榜的低分。我不知道為什麼,也沒辦法問為什麼......。

我的國際經濟學很弱。考前我的戰略是:用國際法,國際關係與外交史等等,來拉抬我國經可能的失分。

考出來的結果卻是:國經的分數在拉抬我的國際法。

這也同時告訴我們:你以為自己強的,不一定強。你以為自己弱的,當然也不一定弱。沒有一科可以輕言放棄。

(4)我認為的重要科目

a.外語

外語的比重是30%,更別說還有口試,儼然是核融合一般的威力。如果其他科目是傳統武器,外語就是核子武器。就算你被人攻城掠地、佔領幾個城市,丟一顆核彈回去,就能反敗為勝。

b.國經

國經加權不高,但是值得投資。原因是數理相關的答案有它一定的「穩定性」,答題的優劣相對客觀。通常國經實力強的人,國經就是高分;弱的人就是低分。不至於出現文科申論題偶爾有「強人拿低分」的情況。

c.公文

它的重要性不在配分,也不在加權。重要性在於:它就是你今年考試作答的「第一題」。

國文第一堂考。大部分考生都會先寫公文,再寫作文。所以公文就是你用原子筆寫的第一題。那個時候你初進考場,應該有點緊張,思緒要沉澱,寫好公文自然可以幫你沉澱。

而且,公文的格式是固定的,抄繕的地方很多。只要平時熟練,到時平心靜氣寫。第一題寫得好,第一科就會好;第一科好,其他科就會接著好。
心路歷程
(1)不要在口試過度顯露出自己的主觀

考委有三位,都是五十六十歲的人,而且你不知道他們的背景或立場。他們有藍色,有綠色;有自由派,也有道德重整委員會。此時,你應該設法讓自己允執厥中,不偏不倚。因此,不要在口試中貿然做出「婚姻平權有助於提升我國國際形象」,「反服貿運動救了台灣」,或「核能發電是唯一負責任的政策」等等的論述。不管你認為多麼正確,你可以在其他任何場合,去說服任何其他人,只有在口試考場上不可以。你無法掌握考官會怎麼想,不值得冒這個險。

你在試場上唯一的工作,是設法讓考官有一點喜歡你,認為你雖然年輕,但是思想跟她/他有共鳴,不會在部裡製造麻煩。

(2)不要在口試中耍小聰明

年紀稍長的人總是討厭年輕人耍小聰明。口試不是辯論比賽,與其油腔滑調,舌燦蓮花般耍嘴皮子,不如表現出你誠懇,深思,穩健的一面。

還有,要針對問題回答。要直球對決,不要拐彎抹腳,或是吊考官胃口。(你曾經有過,問個問題被人避重就輕實問虛答的經驗嗎?當時你惱怒不耐嗎?如果是的話,請不要這樣對待考官)

另外,當考官請你「簡答」,就一定要簡答。展現你的服從性與扼要精簡的能力。

如對外交特考有相關問題,歡迎填表洽詢,有專人為您解答 *必填
真實姓名 *
行動電話 *
電子郵件 *
參加地點 *
可聯絡時間 *
是否寄送電子報 *
備註描述
請勾選已詳細閱讀及了解本站之 個資法相關規範